返回错爱娇妻:薄情总裁,求放过!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七章 难道爱他也是一种罪吗?(第1/1页)

    温蕴的身体微微晃了晃,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呆滞,原来竟是这样啊!

    她以为、以为……他也是喜欢她的,才会娶她,没想到竟是因为这个!

    温雅看着剑拨弩张的两人,眼神微微闪了闪,轻轻拉了拉沈知言的袖子,朝他几不可闻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知言哥,算了,毕竟小蕴现在才是你的妻子,”她咬了咬下唇,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我住哪间屋子都一样的,只要能和你住在一起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沈知言听见她的话,几乎想都不想就否决,“不行!我说了让你住主卧,你就住主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她有些为难地看了眼温蕴的方向,“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别管。温蕴,你是自己收拾,还是我让人帮你收拾?”

    温蕴站在原地,缓缓闭上眼,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,才将眼里的眼泪逼回去,没有让它们流出来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温雅回来,她再怎么挣扎都是无用,如……如了他的愿吧!

    她缓缓睁开眼,一字一字地说道:“好,我,搬!”

    温雅的嘴角,在沈知言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上扬,看着温蕴一步一步朝主卧走去,眼里闪过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温蕴,属于我的东西,我会一样一样地拿回来的!

    温蕴搬出主卧,沈知言甚至连一间次卧都不给她,直接让她搬去佣人房。

    听着这个消息,她以为不会再疼的心,还是忍不住又抽痛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是真的狠啊!

    她麻木地躺在狭小的床上,眼睛没有聚焦地看着天花板,脑袋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的爱情,竟只是她小丑般的演出,那个男人从来都没有爱过她,甚至是恨她入骨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没有救起落水的他,没有丢了颗心,或许……

    忽然,有敲门声响起,她躺着没动,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任由外面的人一直敲。

    敲了一会儿,对方见她不应,似乎放弃了,可没一会儿,房间门竟然从外面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温蕴,你在装什么死?!”沈知言见她只是躺在床上,什么事都没有,心里竟松了口气,但语气十分恶劣,“我敲门,你为什么不开?”

    “重要吗?你不是也进来了?”

    沈知言看了眼手里的钥匙,忽然觉得有些心虚,他这样闯进来,似乎不太好,如果……忽然,他想起昨晚的销魂,眸光有些暗沉,随即又想到此时正在主卧的温雅,随即暗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昨晚是他喝醉了,是意外!他这是在回味什么?

    温蕴见他不说话,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,慢吞吞地坐起来,拢了拢有些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听见她的声音,沈知言思绪回笼,这才想起来找她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将手里的几张纸扔到她面前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签了。”

    温蕴刚拿起,就看到上面加大加黑的四个字:离婚协议。

    她的手控制不住地有些抖,眼眶泛红,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喉咙像是被什么掐住,缓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雅雅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将原本在地狱边缘游走的她,彻底打进无边地狱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温雅死了,所以他娶她;现在温雅回来了,他就要离婚。

    沈知言,你究竟当我温蕴,是什么?!

    是你挥之即来,呼之即去的狗吗!

    她眼眶这次干涩得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,哑着嗓子说道:“沈知言,你哪怕有考虑过我一点点的感受吗?有吗?!”

    她做错了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对她?!

    难道爱他也是一种罪吗?

    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